当前位置:

培训班组织孩子游泳致四人溺水 称记者无权采访

来源:腾讯新闻 作者: 编辑:腾讯新闻 2019-05-05 16:31:51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上周六,严忠英11岁的小外甥孙怡枫在桐乡同福教育培训中心员工的带领下,前往龙庭国际小区的游泳馆游泳后发生溺水,至今还躺在监护室内,生命堪忧。更让他们感到忧心的是,培训机构和游泳馆的负责人竟然全都不知所踪了。

“我哥哥把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交给培训中心,一下子就没有了,我们都不知道到底该找谁说理。”小怡枫的叔叔孙伟林说,现在,一家人的生活被这个私人的培训机构弄得七零八落了。

培训班组织游泳,孩子突然溺水

小怡枫的父母昨天还在当地卫生院挂盐水,他们至今无法接受儿子的噩耗。

6月底,同福教育培训中心的工作人员,到小怡枫所在的崇福镇小学门口发传单,传单上写着将开办暑期培训班。

“怡枫的父母都很忙,暑假孩子没人带,想想有这样的培训班也挺好,一个月850元钱,帮助辅导做数学和语文作业,而且办培训中心的又是我们当地人,就放心地送去了。”严忠英说。

暑假开始后,小怡枫就和别的孩子一起到培训中心上学了。7月15日傍晚,怡枫的妈妈徐亚英接到了暑期培训中心老师的电话,说第二天下午要带孩子们去游泳馆游泳。

“当时她妈妈就不是很愿意,因为怡枫从来没有学习过游泳。7月16日送怡枫到培训中心的时候,还特意给了老师一点钱,说自己没有空去买救生圈,希望老师能够代买,保证怡枫的安全。”严忠英说。

没想到当天下午4点多,老师一个电话过来说怡枫出事了。等徐亚英和丈夫赶到医院后,儿子已无法回应任何呼唤了。

昨天上午,记者在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看到了小怡枫。小男孩长得眉清目秀,身上插满了管子,呼吸机一起一伏地帮助他呼吸,因为大脑长时间缺血,眼睛一直没办法闭上。

“他转到我们医院的时候,瞳孔已经散大了,大脑因为缺血缺氧受到非常大的损伤,我们的评分是3分,这是最低分,而且还发生了多脏器衰竭。目前,我们在积极抢救,但是情况不容乐观。”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孙仁华主任医师惋惜地说,根据小怡枫的情况来看,至少溺水10分钟以上。

清点人数时,发现少了一个

怡枫怎么会在游泳池溺水?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老师没看着吗?救生员在哪里?孩子的家长说,对于这一连串的疑问,培训中心一直没有给出说法。

叔叔孙伟林这两天拼命找当时在场的各个孩子的家长,希望能还原当时的场景。

经过多方打听,孙伟林了解了一点当时的情况:当天培训中心带了32名孩子到游泳馆游泳,据游泳馆一名发救生衣等设备的工作人员回忆,当时培训中心老师表示,二年级以上的孩子不用救生设备,怡枫没有拿到救生圈。

“当天有四名孩子溺水了,三名孩子被及时救了上来,怡枫是最晚救上来的,其余三名孩子都没有事情,怡枫却被送进了医院。”孙伟林很气愤,“游泳馆的救生员都在干什么?我听周围的人说,这些救生员当时都不在现场,在空调间里待着呢!而且我们送孩子是去辅导语文数学的,根本不是去学游泳的,怎么会突然去学游泳呢?”

那么,为什么其他3个孩子被及时救起,而怡枫却没有及时获救呢?“这个培训班刚组班不久,孩子们互相都不怎么认识,我打听到,3个孩子被救起后,老师开始清点人数,发现少了一个,然后再回头去找,结果我们家怡枫还在水里,捞上来已经晚了。”

提起这个培训中心,孙伟林说,事情发生后,他们去找培训中心的时候,才知道这是一个只有三四名老师的培训机构,根本不正规。“当时我们是被两层楼的大门面给迷惑了。”孙伟林说。

而龙庭国际游泳馆的负责人也避而不见,员工称不知道老板去哪里了。记者从龙庭国际业委会了解到,这个游泳馆是去年6月份,由一名叫曾胜集的人承包的,承包期为两年,今年刚好到期。对于曾胜集的去向,业委会表示并不知情。

培训机构没有经过相关部门审批

“这个培训中心没有在我们教育部门备案,我不好评价。不过一般正规的民间培训机构,都需要到工商局注册,同时还要有我们教育局的审批同意文件。这个中心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。”桐乡教育局基教科负责人钟科长说。

既然没有在教育局备案,这样的培训机构不应当取缔吗?“我们教育部门没有执法权的,即使有人来举报,我们也没办法处理的,一般是谁审批谁管理,或者由当地政府管理。”钟科长说。

同福教育培训中心在工商部门备案了吗?记者昨天联系到该中心属地的桐乡屠甸工商所的马所长,他在工商注册系统内进行了查询,根本不存在这个中心的注册信息,惟一在册的两个教育培训中心都有明确的执业范围,仅仅局限于心智开发、心理咨询、翻译服务等内容,不包含课业辅导。

事发当天,同福教育培训中心的负责人钱丽萍被带到梧桐派出所进行了询问,次日早上,就离开了派出所。昨天,孙伟林表示,钱丽萍已经不知所踪,派出所表示溺水是意外事件,不予立案。记者联系了梧桐派出所的值班人员,对方表示该事件由所里的一名姓吴的副所长负责,但是不在所里,具体情况不清楚。

昨天傍晚,事件当事人钱丽萍终于接了本报记者的电话,但是当听说是关于小怡枫的事情时,她说了句:“你没有权力采访我!”就挂了电话。

“我哥哥好不容易把一个儿子养得这么大,送到培训中心后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所有人都躲的躲,逃的逃,我们到底该找谁去要说法?”孙伟林哽咽地说。(□通讯员 宋黎胜 记者 黄淼君 文/摄)

本文引用自:多彩百家乐 | http://www.hfmzx.com/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首页返回中小学频道首页